您當前位置:事業單位招聘考試網 >> 事業單位改革最新消息 >> 瀏覽文章

北京事業單位改革將走向何方

時間:2012年11月04日 來源:經濟觀察報 在線客服: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  4月16日,《關于分類推進事業單位改革的指導意見》全文發布,事業單位改革給出時間表。這一關系3000多萬“事業人”命運的宏觀部署再度引發外界關注。而在此之前,地方的試點已經先行展開。

  事業單位這個鐵飯碗,還要不要?

  工作了多年之后,王棟又面臨人生道路的重大選擇:單位要轉企改制。是埋頭搞科研,還是四處跑項目?

  王棟所在的單位,是北京市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下屬的地質勘查技術院(以下簡稱地勘院)。事實上,改制的消息,早幾年便已傳開,只是沒有實質性動作。但從去年下半年,地勘院被列為事業單位改革試點,改制忽然進入實操階段并迅速推進,直至將這個“選擇”落到每個人頭上。

  下個月,事業單位所屬企業全部招拍掛,留給王棟考慮的時間,已經不多了。

  革掉鐵飯碗

  北京市地勘院有職工400多人,從早期的地質隊發展而來。地勘局是北京市直屬的事業單位,地勘院又直屬于地勘局,屬于差額撥款的二級事業單位。

  早在1996年的時候,北京市便開始探索事業單位改革。那一次,是從科研機構開始的。引導和鼓勵一些科研院所創辦科技企業,組建科技企業集團,開展科技成果的商品化、產業化活動。

  多年來,作為技術應用型的科研院所,地勘院以控股的方式組建公司,從事清潔能源開發,形成了事業辦企業,企業又辦企業的格局,各個公司之間,又相互有投資關系。發展到今天,地勘院的科研人員,既承擔公益性的科研項目,又分屬于各個公司,從事盈利性的經營。

  王棟是具有地勘院正式事業編制的科研人員,但同時在下屬公司任職,既承擔科研項目,又從事經營活動。而這次改革,對王棟來說,就是對這一身份的選擇。

  從去年8月開始,北京市通過《關于北京分類推進事業單位改革的實施意見》,根據意見,北京市9800個事業單位將面臨改革。事業單位清理規范期間,不再新增事業單位,不再新增事業編制。嚴禁改革期間突擊提拔干部、超職數配備干部等。

  按照事業單位改革的指導意見,現有事業單位劃分為承擔行政職能、從事生產經營活動和從事公益服務三個類別。對承擔行政職能的,逐步將其行政職能劃歸行政機構或轉為行政機構;對從事生產經營活動的,逐步將其轉為企業。對從事公益服務的,繼續將其保留在事業單位序列、強化其公益屬性。

  顯然,按照改革的方向,地勘院要把下屬控股公司的資產和人員進行剝離,成為一個開展公益性地質勘查的科研機構。改革給了職工們兩種選擇,選擇留在院里,今后是純粹的科研人員;選擇到公司去,則要放棄事業編制,與地勘院解職,重新應聘到各個公司。

  所幸的是,地勘院下屬的多個公司,面向市場以來,發展勢頭良好,效益還不錯。對于王棟來說,如果留在院里,收入不但不會漲,還會降20%。

  “但如果選擇去公司,工資會漲50%,里外里就差了不少。”王棟說。況且,選擇留在院里,大多數是做普通的研究人員,之前在公司里的管理職務也一并抹去,除此之外,還有作為事業編制人員的一系列福利:社保和住房補貼。

  實際上,根據王棟的觀察,大多數技術骨干和管理人員,多傾向于去公司。而多數年齡大一些的,或者是行政后勤人員,則傾向于留在院里。考慮了很久,王棟也準備到公司,面對市場。

  因為去公司的發展前景也不錯,兩相比較下,“事業人”的身份,并不那么值得留戀。“這或許是地勘院成為改革試點的原因吧。”王棟分析道。

  不過,出來之后,公司所能獲得的科研項目,肯定會大大減少。同時,在系統內,沒有背靠大樹乘涼的優勢,王棟就只能到市場上跑業務、找項目,面對更激烈的競爭了。在家人眼里,如果丟下旱澇保收的鐵飯碗,還是讓他們覺得很可惜。

  多領域試點陷入停滯

  政府辦事業、事業辦企業的“亂象”,幾乎存在于北京市所有的政府部門,在事業單位問題上,很多政府部門集“裁判員”與“運動員”于一身。

  2011年,北京市委曾發文稱,北京事業單位改革將秉承“分類指導、分業推進、分級組織、分步實施”的方針,把握節奏,不搞“一刀切”,即“條件成熟的率先改革,暫不具備條件的允許過渡”。

  實際上,這個方針,是對已有改革方式的總結。

  北京市機構編制辦事業單位改革處處長付光增告訴記者,北京市全局性的事業單位改革并沒有啟動。而來自區縣和各領域的改革嘗試,則時有推進,主要集中在醫療衛生和文化領域。

  2005年7月,北京市海淀區曾展開了一項“公共委”試驗,作為海淀區政府所屬的正處級特設機構,海淀區公共服務委員會成立,改革的初衷,便是將涉及公共服務的事業單位,全部納入公共委,實行統一管理。

  在文化和衛生領域,公共委先后將20多家醫療機構和文化館、圖書館等事業單位納入進來。如今,作為改革的最大成果,劃歸公共委下屬的公立醫院院長,實行了聘任制。不過,在人事制度上,除了對法定代表人的考核任免之外,公共委對所屬事業單位不做任何干涉,各單位的其他人員完全由事業單位自主聘任。

  分析人士指出,海淀區公共委的試驗,與真正的事業單位改革相比,還有一定距離。北京市沒有成立與海淀區公共委對口的上級部門,在新體制的實際運行中,“管”與“辦”并未真正分離。改革處于“下改上不改”的格局,造成對口銜接不夠暢通,加大了上下級間統籌協調的難度。

  而作為北京事業單位改革的試點單位,北京市民政局也曾邁出關鍵一步。民政局此前有215項行政管理職權,其中多數由事業單位承擔。民政局既是全市社會福利事業的行政管理部門,又直接開辦社會福利機構,還有規模龐大的直屬福利企業,屬于典型的政事、政企、管辦不分的體制。

  2006年年底,北京市社會福利事務管理中心掛牌成立,承擔社會福利、殯葬等企事業單位的管理職能。此后,民政工業總公司、福利處(包括5家市級社會福利院和兩家兒童福利院)、殯葬處所屬企事業單位(包括八寶山革命公墓、東郊殯儀館和各市級公墓)以及市老年社區籌建辦劃入管理范圍。改革后,北京市民政系統在職的9700人中,7200多人歸入該中心。

  不過,此次改革,仍然定位為“管理機制改革”,目的在于推進政企、政事、政社分開,而不涉及人員、機構等內容。“事業人”的身份,并沒有發生根本改變。

  “事業單位改革,涉及的人數多,非常難,也非常敏感。”付光增說。

  北京事業單位改革,從1985年開始探索、2002年起加快步伐,到去年9月,解決了聘用制問題:全市事業單位(除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單位和實行勞動合同制的人員),全員簽訂了聘用合同。但是,事業編制人員的關注焦點養老保險,卻還停留在試點階段。

  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顧昕分析認為,對于大多數事業單位,單兵突進已難深入。從現有試點來看,即使突破了職能拆分、行政級別安置,仍要面對養老金制度改革等挑戰。這些深水區的改革,必須從頂層開始,實施強有力的改革。

  分類是場“硬仗”

  北京市政府46個政府部門,共有42個部門直接舉辦和管理所屬的事業單位,總量接近500個。其中,北京市住建委下屬事業單位達30個,經信委下屬事業單位達29個,市農業局、市科委等9部門下屬事業單位均超過20個。

  林林總總計算下來,事業單位多達9800多個,全市事業單位的編制約達50萬人。其中不乏局級、處級干部。行政級別的“再分配”和人員安置,是北京事業單位改革的最大難題。按北京市委的規劃,對人員安置這一改革中的最大難題,將同樣采用“老人老辦法、新人新制度、中人逐步過渡”,務求通過改革“增強事業單位活力”。

  付光增告訴記者,在國家的指導意見出臺后,北京市也相應制定了實施意見,但意見的全文尚未向社會公開,至今還處在保密階段。

  北京市現有的事業單位,集行政職能、公益職能、經營職能者,約占20%;經營服務和公益服務兼而有之的單位,占比近30%。這正是“分類”的難點所在,要分清這些職能屬性,絕非易事。

  從去年開始,北京市的一些事業單位便領到了北京市編制辦印發的表格,他們首先要根據自身業務,在“需要清理規范類”、“行政管理類”、“公益類”、“生產經營類”、“暫無法確定類別的混合類”等選項間,確定自己的屬性。

  按照國務院的改革意見,和基礎教育一樣,基礎性科研、公共文化、公共衛生及基層的基本醫療服務等公益服務,屬于不能或不宜由市場配置資源的,將被劃入公益一類事業單位,承擔高等教育、非營利醫療等公益服務,可部分由市場配置資源的,劃入公益二類。

  作為事業單位改革的第一步,“分類”至關重要。分清楚類別,也就決定了一些單位的改革方向。即使是在公益類里,基礎科研、公共文化、基本醫療屬于公益一類,將會有更加充足的財政保障,不再為“創收”而發愁。而公益二類,則要根據財務收支狀況,給予經費補助。補助和保障,一詞之差,決定著一些單位的去留,決定著一些人能否繼續端鐵飯碗、吃公家飯。

  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顧昕分析認為,可以預見到,改革進程不會太順利,雖然意見很明確,但在實際操作中,各個事業單位肯定強調自己的公益屬性,背后則是利益最大化的激烈博弈。

  (文中王棟為化名)

文章熱詞:北京 事業單位改革
延伸閱讀
樱桃之恋返水